产品分类

公司简介

上虞市宏兴针织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进出口自营权,专业生产出口中高档单双面针织面料、时装面料、女装面料、针织坯布、双面针织布、单面针织布、罗纹布、圆筒布料等系列产品的公司,产品主要包括:毛圈(巾)布(二线纬衣,三线纬衣,绒布,天鹅绒等)、复合布、衬垫布、大小循环彩条布、无缝圆筒布(门幅5英寸-40英寸)、提花布、网眼布、汗布、 棉毛布等, 采用丝、毛、麻、棉、晴、涤、植物纤维(天丝,大豆,树脂,莫代尔等)和各种混纺原料,远销韩国、日本和欧美等国家及地区。

市场形势

金花股份业绩滑坡、诉讼缠身 独董急于辞职却未如愿


更新时间:2021-11-25  浏览刺次数:


  [ 尽管辞职意愿迫切,张小燕却不能从金花股份600080股吧)中“脱身”。根据公告,若张小燕辞去独董职务,金花股份的董事会独董人数为2名,不符合独董人数不低于董事会三分之一比例的法定要求。因此,在新任独董就任前,张小燕将继续履行独董职责。 ]

  [数据显示,截至11月22日,共计有31则独董辞职公告发布。2020年4月、12月和2021年4月,这三个月分别有66家、66家和69家A股上市公司发布独董辞职公告。 ]

  康美案一审判决的“独董余波”正在持续发酵。11月22日,对于独董史习民的辞职,开山股份300257股吧)(300257.SZ)的控股股东发出声明称:如有财务造假给独董造成损失,控股股东全责。

  据第一财经不完全统计,自12日以来已经至少有21家上市公司独董提出辞职,个别独董竟然催促上市公司尽快披露辞职事宜的行为令投资者直呼“活久见”。

  19日,包括金花股份(600080.SH)、科新发展(600234.SH)、众信旅游002707股吧)(002707.SZ)等多家公司发布公告称独董辞职。

  其中,金花股份公告称,由于辞职后,独董人数将不足,独董张小燕需要继续履行职责直至公司聘请新的独董。记者注意到,金花股份面临着经营业绩下滑、300多名中小投资者发起的诉讼等多项不利因素。

  在近期披露独董离职的公司中,金花股份独董张小燕是最着急的,但从公司披露公告的内容来看,其辞职无法很快如愿。

  金花股份的公告表示,公司于19日收到独董张小燕提交的要求公司尽快披露辞职事宜的书面文件。

  尽管辞职意愿迫切,张小燕却不能从金花股份中“脱身”。根据公告,若张小燕辞去独董职务,金花股份的董事会独董人数为2名,不符合独董人数不低于董事会三分之一比例的法定要求。因此,在新任独董就任前,张小燕将继续履行独董职责。

  2020年年报显示,张小燕的独董任期为2020年6月29日至2023年6月28日。她在2020年6月换届时被推选为独董,截至目前任期刚满一年半,报告期内张小燕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2.25万元。

  第一财经通过天眼查查询金花股份高管人员信息发现,张小燕1966年3月出生,硕士,毕业于西北大学。2009年4月至2018年10月在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三庭工作,任副庭长、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2018年11月至今任陕西博硕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

  对于近一周持续的上市公司独董“离职潮”现象,不少业内人士将其归结为康美案一审判决中独董被判承担天价连带赔偿责任。但目前还无法下结论的是,这些密集的独董辞职事项到底受康美案判决结果的影响有多大。

  第一财经统计2020年以来A股公司公告数据发现,从绝对值来看,11月辞职的独董数量并非历史高位。数据显示,截至11月22日,共计有31则独董辞职公告发布。2020年4月、12月和2021年4月,这三个月分别有66家、66家和69家A股上市公司发布独董辞职公告。

  从公告信息来看,张小燕为何急于辞任独董尚不得而知。但金花股份持续下滑的经营业绩和正在面临的与众多中小投资者的诉讼是公司存在的主要利空因素。

  根据最近一起中小投资者诉讼进展的公告,金花股份近日收到共计166名自然人以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为由提起诉讼,赔付金额共计573.47万元(含诉讼费等相关费用)。目前,该案尚未开庭审理,此次诉讼对金花股份当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尚不确定。

  记者注意到,案件的起因系金花股份因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于2020年8月4日收到证监会陕西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

  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金花投资通过非关联方与上市公司签订《借款协议》《财务顾问合同书》、其他关联方西安桑硕和西安鸿辉通过与金花股份及其子公司签订《借款协议》的方式,累计从上市公司拆借资金2.77亿元,占金花股份2018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15.68%。据了解,上述拆借金额已于2020年6月29日前分批次全部归还。

  证监会认为,金花股份应当在上述事项发生之日的两个交易日内,披露关联方资金占用相关的重大合同。但是公司未按规定及时披露上述重大合同,直至2020年4月30日在《2019年年度报告》中才进行披露。

  据此,证监会对金花股份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金花股份时任董事长吴一坚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时任总经理张梅给予警告,并处以5万元罚款;对财务总监侯亦文给予警告,并处以3万元罚款。

  此后,自然人投资者陆续以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为由提起诉讼。从诉讼进展来看,其中已有部分投资者获得胜诉,且判赔比例较高。

  公告显示,2021年9月8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金花股份向自然人投资者魏某赔偿损失4.03万元,金花控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已有超过300名中小投资者向上市公司陆续发起了诉讼,赔偿金总额超过1000万元。

  不只是面临中小投资者的诉讼,金花股份与西安市人民防空办公室的诉讼案件也已于近日宣判。根据公告,金花股份需向西安市人民防空办公室支付欠款本金2119.47万元及利息2649.33万元、滞纳金635.84万元,共计5404.64万元。

  从财务状况来看,金花股份的账面资金并不充沛。截至三季度末,公司的货币资金为1.2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5008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金花股份以生物制药、医药物流为主导产业,主要产品包括金天格胶囊等。

  今年前三季度,金花股份的营收、净利双双下滑。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9亿元,同比下降14.15%;归母净利润2301.75万元,同比下降33.86%;扣非后归母净利润2557.45万元,同比下滑5%。